亚博|赛事|亚博实时资讯-今日赛事,尽在亚博亚博|赛事|亚博实时资讯-今日赛事,尽在亚博

亚博|赛事|亚博实时资讯-今日赛事,尽在亚博
We are the champions No time for losers 'Cause we are the champions - of the world
亚博|赛事|亚博实时资讯-今日赛事,尽在亚博提供最新英超,意甲,西甲,德甲,法甲,欧冠,世界杯,NBA,欧洲杯,欧联杯足球资讯、及足坛娱乐八卦。

亚博·

■亚博|赛事|亚博实时资讯-今日赛事,尽在亚博整理报道:

微博,王俊凯,饭圈,扒皮细节:

从收入创造到活跃度贡献,粉丝经济都在全方位供养微博.无论从哪个角度,在这门为爱发电的产业里,微博都是最大的收益者.

文|杨舒芳

出品|科技考拉

"冰晨" 世纪分手引发微博宕机的同时,也一度触发了顶流艺人的粉丝焦虑.全民讨论的热度打乱了原本各家粉丝的数据排位,"粉丝吃瓜吃到一半,就被数据站叫回去做数据了".

最近几个月,饭圈的数据注水问题在不断引发外界关注.在事件发酵的过程中,从将数据显示上限调整为"100 万+" ,到主动报警举报刷量星援APP ,微博始终在以受害者的身份自居.

但经过和多位追星女孩以及粉丝数据站的观察和沟通后,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从收入创造到活跃度贡献,粉丝经济都在全方位供养微博.无论从哪个角度,在这门为爱发电的产业里,微博都是最大的收益者.

明星势力榜的亿元生意

对非饭圈的微博用户来说,"送花" 这个功能可能非常陌生.甚至很多微博员工,都找不到送花入口.但实际上,这个简单的小功能,给微博带来的是亿元量级的"躺赢" 收入.

背后的关键角色,是微博知名的明星势力榜.在微博大大小小的至少数十个榜单中,由于最受粉丝和品牌商关注,明星势力榜也拥有最强的吸金能力.整个明星势力榜包括内地榜、港台榜、新星榜等多个分榜.

根据明星势力榜的规则,排名取决于阅读人数、互动数、爱慕值等5 个维度,根据每个维度的数据,最终计算出一个相对分值.其中,爱慕值是非常直观的氪金模块,主要方式是在微博给明星送花,每朵花需要支付2 元,对应2 个爱慕值.

当然,这些"花" 并不会真的送到明星手里,只是粉丝为明星买个排面而已,钱都进了微博的口袋.

有粉丝在豆瓣上po 出了一份头部流量艺人收到鲜花数的统计表格,37 位艺人总计爱慕值超过1.1 亿.也就是说,粉丝为微博氪金支出约1.1 亿元.

(图源:豆瓣)

截图中隐去了具体的姓名,但保留艺人在饭圈中的标签或者别称.我们对比了明星势力榜的5 月份内地月榜,以爱慕值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蔡徐坤、朱一龙、王俊凯,他们的数据与上图中第一位、第七位、第五位的数据高度一致,对应的"偶" 、"镇魂" 、"帝国" 也正是三家艺人或粉丝在饭圈中的标签.

不出意外的话,这份表格应该是某家粉丝数据站在今年5 月之前做的统计.

除了维持榜单高位外,明星势力榜另一项著名的烧钱运动是"搬家" ,指的是新出道的艺人从新星榜月榜进入港台榜/内地榜/海外榜.按照微博最新的规则,每个月在新星榜排名前三的艺人可以实现搬家.

以5 月新星榜前三名完成"搬家" 的Unine 成员李振宁、胡春杨、陈宥维来说,为了冲击月榜TOP3 的位置,每家粉丝当月送花的花费均在150 万元左右.同为Unine 成员的姚明明,4 月"搬家" 的送花支出则为170 多万.

微博最聪明的地方在于,它将粉丝间的Battle 发挥到了极致.各项数据都不设置绝对的最高值,对于想要为偶像实现"搬家" 的粉丝来说,只要别家粉丝还在冲刺,你就不能停下.

粉丝间的battle (图源:微博)

实际上,在微博去年7 月变更"搬家" 规则之前,烧钱的程度是现在的数倍.

在微博突然变更规则之前,可以实现"搬家" 的只有当月新星榜的第一名.当时正在筹备"搬家" 的是NINE PERCENT 中的两位人气成员,为了拿下仅有的一个名额,当月两家粉丝送出的爱慕值合计高达1300 多万.

接下来的几个月,仍然是微博靠"搬家" 创收的黄金时期.来自爱奇艺《青春有你》的Unine9 人组尚未全部完成搬家,来自腾讯视频《创造营2019 》的11 人组已经加入Battle ,再加上其他未在节目中成团的高人气选手,粉丝们要送的花加起来可以绕地球好几圈.

10 倍日活的贡献

从官媒点名某位艺人的过亿转发后,扒皮饭圈数据造假似乎成了一种技术时尚.但在与粉丝们沟通过后,我们发现,很多监测和扒皮都存在误区,或口径上的不严谨.

比如,在一些技术类扒皮中,出现过对粉丝的性别构成的质疑:因为一些头部男艺人的粉丝中,男粉的比例甚至超过了女粉,这似乎是不合理的.但实际情况是,不少追星女孩在注册微博时,喜欢将性别设置为男.

再比如,不少第三方监测会排除一些行为异常的账号,微博也在今年做过说明,"热搜、明星势力榜、热门话题榜等榜单产品一直坚持用户的多次重复行为不能计数的规则和策略".但这个办法并不准确,因为粉丝会人手多个账号手动做数据,并且持续养新号来替代用废的账号,"买号" 也一直是各个数据站的主要支出渠道之一.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职业水军在饭圈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除了使用星援等机器,手动做数据的工作是靠粉丝完成的.一位在艾漫《明星商业价值榜》排名前十艺人的粉丝数据站透露了他们的日常——

负责轮博和控评的粉丝,手动操作的话平均每人负责10 个左右账号,个别能力极强的"大佬" 可以一个人搞定50 个账号;负责捞自家评论的粉丝,人均负责十几二十个账号;负责抢热评粉丝的由于要抢时间来不及切换账号,人均负责3-5 个.

一位常居明星势力榜港台榜前十的艺人粉丝向我们科普了具体的工作内容.

转赞评方面,除了艺人本人的微博,还要转赞评营销号的相关微博,来提高阅读数和社会影响力,艺人代言或合作的金主品牌的微博也是同样的操作;同时要保持一定发微博数量,并且@艺人;每条微博都要发到阅读群里,每个人至少加三个阅读群,有空就去群里爬楼,点击微博链接增加阅读量.

催数据(图源:微博)

和送花一样,在"搬家" 时候,做数据的需求也会更为强烈.

前面提到的在去年7 月冲击"搬家" 的NINE PERCENT 成员粉丝告诉我们,当月总共花费800 多万,除去600 多万的微博送花支出,剩余的大多数钱都花在了购买微博帐号上."最开始每人每天做十几个号,到后面一天做三四十个号" ,因为高强度的冲刺数据,很容易把账号"刷废" ,需要不断补充新号才能继续.

这里的一个关键是,由于做数据本身是个日常行为,这些活跃度很高的账号在没有"刷废" 之前,应该都是计入微博日活的.这意味着,即使排除机器行为和异常账号后,还有相当部分的微博日活是存在实际水分的.

想给微博讲一个过气的冷笑话:朋友,你"乘十" 了吗?

一位资深韩粉向我们调侃,"搞内娱的粉丝热情很高,但活儿有点糙了".实际上,几乎从韩流娱乐进入内地文化开始,这种做数据的方式已经在微博上长期存在,微博方面一直采取的是不干预的默许态度.

直到官媒出手质疑,微博的态度也大为转变,反复自我撇清,并把自己摆在受害者的位置上.

"微博管理员" 账号2 月发布的《关于某些微博转发数据异常偏高问题的说明》中提到,"以上计数显示方式调整的目的,就是打破唯数据观、唯流量观所带来的‘囚徒困境’式攀比,为了将粉丝群体从这种恶性‘竞赛’中解脱出来".

但实际上,只要微博的饭圈生态还在,这种竞赛和battle 就不可能停止.一个星援倒下,还会有别的替代软件出现和活跃,一些技术粉甚至可以自己研发类似的程序.

在这场爱的供养游戏里,微博几乎拿到了饭圈生态中最好的生意.对外界和各大品牌来说,要比较明星的号召力和粉丝的购买力,微博的数据和各项榜单是最直观的公开数据.这使得粉丝不得不拿出最高程度的重视.这个修罗场,谁也逃不出.

很多人在指责和嘲笑粉丝做数据的"疯狂".但仔细想想,又是谁一手缔造了这种疯狂呢?


以上就是【】的全部报道,如想要浏览更多微博,王俊凯,饭圈,扒皮精彩内容,请使用文章顶部搜索引擎进行搜索,更多精彩赛事请关注 亚博|赛事|亚博实时资讯-今日赛事,尽在亚博!